5分3D

                                                            来源:5分3D
                                                            发稿时间:2020-08-07 15:30:50

                                                            就在本文写作的2020年8月7日凌晨,《金融时报》发布了新的消息,参与收购谈判的微软提出了更加野心勃勃的要求,即收购TikTok全球业务。(注:北京时间7日上午,字节跳动否认微软欲收购TikTok全球业务。)从公司性质上来说,维基百科的词条是这样写的,“TikTok”,或者说,“抖音的海外版”,是一家以北京字节跳动为母公司、提供社交视频服务的中国企业。(TikTok/Douyin (Chinese: 蒂克托克/抖音;pinyin: Dì Kè Tuō Kè/Dǒuyīn) is a Chinese video-sharing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 owned by ByteDance, a Beijing-based Internet technology company founded in 2012 by Zhang Yiming. )这反映出了一种有趣的认知差异:熟悉内情的人,包括TikTok自己的介绍,都清楚说明,在股权结构、治理结构、数据存储、服务器分布、用户访问权限等方面,作为抖音的海外版,TikTok自创建以来,都在努力表现出自己与中国无关的“全球属性”。这在“强买”事件发生后,tiktok创始人的多封公开信中也都有比较清晰的体现。就自我认知来看,TikTok创始人始终将其定位为一家“全球企业”;但在实践中,不仅相当数量的中国网民对此不认同,连盯上TikTok的美国政府也坚持认为这是一家中国企业。

                                                            见风使舵的“学术”投机者。阿德里安·曾兹是神学教授,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醉心于沽名钓誉。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认为这是“出名”的良机,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扬名”。现在,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阿德里安·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便旋即转向新疆,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博人眼球、哗众取宠。

                                                            阿德里安·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情结,什么无耻谎言都编得出来,什么肮脏勾当都干得出来。他的“上帝”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他的“圣经”就是“以疆制华”的罪恶图谋。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

                                                            结论前置的逻辑错乱者。阿德里安·曾兹常常采取先入为主、结论先行伎俩,将先因后果错置为先果后因,如《强制节育》预设“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结论,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是“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证据;预设新疆“限制少数民族自由”,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证据”。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丧失学术底线,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为学术界不齿。

                                                            毫无操守的“学术”失信者。阿德里安·曾兹的所谓研究报告无中生有、精心构陷,通篇充斥着谣言和谎言,学术造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毫无信誉可言。他的《强制节育》报告引用撒谎成性者的不实之词作为论据,如称早木热·达吾提、米日古丽·图尔荪、图尔逊娜依·孜尧登“被政府强制绝育”。笔者发现,这几个名字在80%的涉疆炒作话题中多次出现,她们就是被反华势力操控的“木偶”,按照“导演”意图刻意编造谣言谎言。早木热·达吾提称自己“从教培中心获释后被强制绝育”——她从未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过,2013年3月她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下第三个孩子后,自己申请做了节育手术,根本没有“被绝育”。米日古丽·图尔荪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于2017年4月21日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由于她患有梅毒等传染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销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她从未在任何教培中心学习过,更没有被迫服用药物的情况。米日古丽·图尔荪还谎称弟弟艾克拜尔·图尔荪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后被其弟坚决否认。图尔逊娜依·孜尧登因没有生育能力而离婚,也根本没有做过上环、节育手术。她在哈萨克斯坦国的“亲生女儿”,实际上是现任丈夫侄女的女儿。同样,所谓《墨玉名单》所列的311人,绝大多数根本就没在教培中心学习过。

                                                            第三,与TikTok存在显著竞争关系,企图以非经济方式对占据先发优势、凭借市场力量难以动摇的TikTok实施打压,并取而代之的商业竞争对手。脸谱公司,就是其中最经典的代表。显然,对脸谱公司的创始人来说,没有TikTok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消除了TikTok,就意味着脸谱获得了生存空间。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最后的实践效果是,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还是那种笼罩在“合规性”外衣下的要求;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纠正、说明、再纠正、再说明,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

                                                            臆想连连的“学术”犯规者。阿德里安·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频频使用“可能”“估算”“假设”等或然性词语,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如《强制节育》中“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如果准确”;又如《墨玉名单》中“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类比,从来不是今天的美国是否和当初的秦国那样处于扩张状态,而是从应对类似威胁,即应对非经济强力为后盾的勒索时的回应策略;或者说,我们要回答的问题是,面对这种勒索性的“强买强卖”时,有限度的退让,是否可以成为一种有效的应对策略?显然,我倾向的答案是,否。

                                                            资本力量,包括已经进入TikTok的和正在考虑收购的,关注的是利益勾兑,究竟是是持续持有还是一次性卖出,决定交易行为的核心标准是成本与收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们的认知与普通民众形成了显著的差异,国别属性被资本的全球视野所取代,世界继续被认为是平的,一般等价物回归到一般等价物的数量多少上进行讨论,民众的意见则被认为充满了强烈的情绪属性,是“非理性”的,政治力量对大国战略博弈的考量在此也可能更多只是某种非必须的谈资,除非与收益之间存在直接关联,那资本也会毫不犹豫地借用,从而将自身收益在事实上放大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