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

                                                          来源:好运彩
                                                          发稿时间:2020-08-06 23:19:50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最后的实践效果是,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还是那种笼罩在“合规性”外衣下的要求;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纠正、说明、再纠正、再说明,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

                                                          TikTok是字节跳动推出的,近年来最成功的全球化产品。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0年5月,TikTok全球下载量突破20亿人次。而在2019年第一、第三、第四季度,TikTok均位列“全球下载量最多App榜单”的第一名。

                                                          又如果,最终交易的结果是TikTok阶段性地放弃美国及其五眼盟友的业务,暂时保全了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业务,那他如何避免另一个国家或另外若干国家,以同样的模式,雷同的手段,要求对TikTok进行“有限拆分”?难道继续凭借自身的善意和严格遵循“在商言商”原则吗?

                                                          白宫曾明确表态不喜欢该方案。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就公开表示,微软收购TikTok传闻是“有人恶意放出风声”,“试图借此逼迫总统”。根据他的说法,这是有人试图给特朗普总统施压,阻止其作出封禁决定,因此把消息泄露给媒体和大众。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是至关重要的原因。当然,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以得分而定;第二种资本力量,作为“强买”的主体,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压价”,尽可能降低成本,提高收益;第三种力量,关注的是“没有TikTok很重要”,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

                                                          这种认知当然是主观的,对美国来说,认定TikTok是否为一家中国企业,从来不是根据技术性标准,而是简单粗暴的根据创始人国籍、公司发展历程,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的渊源等要素,坚持TikTok是一家中国公司的判定。在此基础上,遵循“中国=威胁”的认知框架,将TikTok判定为威胁,原因就是,他们非常清楚地认定,只要TikTok的创始人是中国人,母公司在中国,TikTok就“有可能”处于中国政府法律的管辖之下,那就是一种“威胁”。

                                                          何家琴同志不再担任遵义市新蒲新区管委会副主任职务;英文名为TikTok的企业,遭遇了美国本届政府亲自施压的一场“强买”,由此在中国舆论场引发激烈讨论。非常重要但通常被忽视的是,参与讨论者的身份、认知,以及由此决定的出发点和立场。任何一场这样的讨论都是主客观相结合的产物,获取客观事实的信息差异,以及更加显著的主观立场差异,进一步加剧了本就内涵丰富的讨论的激烈程度。

                                                          政治力量在选举季节对政治筹码的需求,决定了在“强买”过程中,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表现出将收购tiktok作为证明“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证据,通过简单粗暴实施“极限施压”来达成交易的艺术,形象地说,房地产中介商先压价、再交易、最后抽佣金的习惯套路,表现无疑。

                                                          但特朗普最新的总统令显示出,其核心目标是封杀整个字节跳动公司,阻止字节跳动成为全球公司。而非仅仅是封禁或者强买强卖TikTok在美国业务。特朗普更不希望,字节跳动通过出售北美业务,解决其在美遭遇的法律问题,而保全其全球业务。

                                                          第三,与TikTok存在显著竞争关系,企图以非经济方式对占据先发优势、凭借市场力量难以动摇的TikTok实施打压,并取而代之的商业竞争对手。脸谱公司,就是其中最经典的代表。显然,对脸谱公司的创始人来说,没有TikTok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消除了TikTok,就意味着脸谱获得了生存空间。